LOADING

Follow me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zoues.com】
一月 24, 2017|DockerPaaS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zoues.com】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zoues.com】

提示点击上方金融投资家俱乐部关注!

导读

被视作”华尔街”代名词的高盛集团成立于1869年,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及规模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作为一家国际领先的投资银行,现在,它正不事声张,悄悄地成为科技初创领域影响力最大的投资者之一,与硅谷顶尖投资者们一较高下。高盛是怎样以及为什么会成为科技投资领域的主要力量?请看这篇特写《风投奇境中的高盛》。

 

回忆起今年3月派对上在DJ台前晃荡的那群人,人称“DJ梅尔”的梅尔·卡瓦里奇(Mel Cavaricci)说:“他们可不光是来消遣的。”


当时,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的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音乐节已进入高潮。这项活动最初只是普通的音乐节,近些年则因为促进了推特(Twitter)、Foursquare、Meerkat等高增长型初创公司的发展而闻名。科技和媒体公司纷纷通过各种活动供人们畅饮和狂欢,既是自娱自乐,也可以推广产品并吸引那些很难招至旗下的软件开发人员。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在这里举办了为期一周的系列音乐会。数字营销公司MRY举办的派对则请到了绕耳歌手布斯塔·莱姆斯(Busta Rhymes),还有手持巨大荧光棒的舞者。


今年,请卡瓦里奇担任DJ的是高盛(Goldman Sachs),他从未在以前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见过这家公司。这次派对也和他通常参加的那些不同。尽管已经在这个音乐节上经历过诸多活动,卡瓦里奇还是很难找到合适的曲目。他说:“从外表上看,这些人不会喜欢电子舞曲。”因此,他选了一些老歌。其中,埃德温·斯塔尔(Edwin Starr)创作于20世纪70年代的经典歌曲《Easin’ In》似乎特别应景,歌中唱到:“城里来了个人……像猫一样悄悄接近猎物,他可不想让对方跑掉……”


可以说,高盛是世界上最有实力的银行。现在,它正不事声张,悄悄地成为科技初创领域影响力最大的投资者之一。研究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2009年以来,高盛已经132次参与私营科技企业的融资,仅在过去的两年半时间里就参加了77次。


这样的参与水平已经和硅谷的顶级风险投资公司相当。高盛出资支持的所谓独角兽公司包括优步(Uber Technologies)、Pinterest和Dropbox等15家,后者都曾是一些很少有的初创企业,现在的估值均已达到或超过10亿美元。CB Insights的十大独角兽公司金主榜就有高盛的身影,而且排在一些硅谷重量级风投公司之前,比如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Founders Fund和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同时,和许多硅谷顶尖投资者不同,高盛的涉猎范围真正覆盖了全球。它投资的初创公司包括中国的一家在线宠物店、总部设在德国的一家食品快递网站,以及一家韩国应用软件开发商。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是什么让高盛进入了风投领域呢?这里风光无限(而且汇聚了大量资金)。最新数据表明,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共有119家,而且几乎都诞生于最近几年。在短短六年时间里,私营公司优步的估值就从零猛增到500亿美元,而且有消息显示该公司还在设法筹集更多资金。


对久经风雨的华尔街人士来说,这样的飞速增长很难抗拒。68岁的黑石集团(Blackstone)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最近承认,要是再年轻30岁,他一定会搬到加利福尼亚。他在今年5月底的一次会议上说:“破坏了如此之多的东西,却又创造了令人惊异的价值。”今年早些时候,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辞去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财务官一职,转而赴谷歌(Google)担任CFO。曾在高盛任职的萨拉·弗莱尔(Sarah Friar)现在成了Square的首席财务官,后者是由推特联合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创立的支付服务公司。前高盛银行家安东尼·诺托(Anthony Noto)现在则是推特的CFO。


以前,华尔街总是在初创企业上市后再进行投资。然而,如今的创业者已经不像以往那样需要公开的市场了,原因是私募资金很充沛。优步已经通过股权和债权融资筹集了约60亿美元资金,但仍未公布上市计划。投资管理公司T. Rowe Price旗下基金Global Technology Fund经理乔舒亚·斯宾塞(Joshua Spencer)说:“等到一家市值600亿美元的公司首发上市,那就真的像飞机进入了平流层。投资机会已经消失,爆发性成长往往也已经结束。”


这个市场变化得很快。2014年4月开始融资时,Airbnb的估值为100亿美元;一年后,该公司再次筹集了15亿美元资金,此时其估值已经达到250亿美元,是之前的两倍半。Fidelity Investments、T. Rowe Price和Tiger Global Management等来自东海岸的投资者也参与了这轮融资。在上次的科技热潮中,它们中的大多数从未在这样的初期阶段进行过投资。而现在,它们都在硅谷拥有众多投资对象。


不过,对高盛来说,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追求回报。该公司市值950亿美元,总资产8600亿美元,投资初创公司不会让它发生根本变化。投资机构Sandler O’Neill & Partners研究金融行业的分析师杰弗里·哈特(Jeffery Harte)指出:“权益回报率不会受到那么大的影响”,但“涉足尖端科技领域已经变得比以往更重要。


高盛对初创公司的投资既复杂又广泛,很像该公司本身。这些投资可以由投资银行家发起,也可以是证券部门的战略投资,或者源自私人银行部门。一些部门用客户资金进行投资,其他部门使用自有资金,另外一些部门则仍提供传统的投资银行服务。2011年,高盛首次投资优步,采用的是股权投资方式;今年1月进行了第二次投资时,高盛采用了债权投资方式。


高盛开展风投活动之际,追逐创业者、对科技评头品足已经成了一种时尚。今年5月,该公司网站公布了高盛CEO劳尔德·贝兰克梵(Blankfein)的讲话录音,他在其中说:“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这次录音的内容是贝兰克梵今年春天在旧金山主持股东大会,目的是表明高盛已经进入了这一领域。他表示:“你最好在那儿待上很长时间,而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高盛的目标不光是投资科技公司,它还要向后者学习,并且最终赶上它们。高盛的客户包括大公司、富有的个人和基金经理,它们正在共同努力,以便在技术带来的新市场中顺利前行。它们预计都将面临巨变,特别是银行和金融企业。P2P借贷平台LendingClub和金融咨询平台Wealthfront等初创公司正打算在金融行业的各个领域展开争夺。贝兰克梵说,我们“正要自我颠覆”。


不过,和高盛长期处于垄断地位的公开市场相比,初创领域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以前高盛也在科技行业栽过跟头。1999年,它让Webvan和EToys上了市,但这两家科技公司都在两年内关门大吉。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高盛这个名称代表保密、不透明和等级制度,那些创立科技公司的人对此不以为然,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为了站住脚,高盛开始求变。该公司科技部门联合主管唐·杜尔特(Don Duet)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已经改变了思路,知道自己需要扮演的角色不光局限于高盛内部所定义的范畴。颠覆性技术会带来创新,而且一直如此,这将对我们这个行业产生深远影响。我们必须确保自己不会落在后面。


所有这些听起来都很棒,但改变这家有146年历史的公司绝非易如反掌。为了赢得一席之地,高盛正在以此前无法想象的方式自我开放。它开始接纳外部人士,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并且暴露自己的弱点,甚至学着不再那么行事神秘。


今年1月的一个上午,高盛在推特上发布了该公司首席信息官马蒂·查维斯(Marty Chavez)在高盛纽约交易部的照片。这张照片的奇妙之处并非这位高层穿着连帽衫,也不是他脖子上挂着Beats by Dre耳机。它的奇特之处在于照片中的其他人,那是一群软件工程师,而且他们穿的连帽衫都印有数据分析初创公司Kensho的标识。查维斯邀请这些工程师在高盛交易部待了两周,还“黑了”一个平台,后者采用的是全球最安全的技术之一。


去年11月,高盛的本金战略投资集团牵头参与了Kensho的一轮筹集1500万美元的融资。该集团隶属于高盛的销售和交易部门,它的发言人表示,其目标是投资于“能直接给客户带来益处”的公司。


对Kensho(这个名称来自日语佛教词汇,意思是预见未来)这样的初创公司来说,能接触到高盛的交易软件是件大事。实际上,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设备,用途是深入揭示华尔街的投资机制。它的软件旨在对市场上的大量数据,比如天气、大选、战争、自然灾害进行实时分析,从而减少人对交易和投资过程的参与。Kensho正在设法让高盛等银行成为自己的客户。


虽然Kensho的软件工程师从未接触过任何客户或敏感数据,但高盛表示,它在这方面一直严格遵守监管部门的政策,而且确实格外仔细地查看了自己的设备。离开高盛时,Kensho的开发人员想到了如何把他们的系统和高盛的,乃至客户和竞争对手的整合在一起。


高盛为什么要把外部人员放进来呢?它需要他们。在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不会来自俯瞰哈得逊河的亨利·科布(Henry Cobb)玻璃大厦。这些发明将来自Kensho这样的公司。高盛需要向它们学习,理解它们的运作方式、思维方式,以及它们打算怎样“废掉”所有高盛获取利润的行业,包括它自己在内。


首次进入交易部时,Kensho的软件工程师不知道高盛的普通员工会怎样对待他们。但情况很明显,高盛高层,特别是查维斯已经下令,要让他们接触到需要的东西。Kensho首席运营官亚当·布龙(Adam Broun)说:“马蒂给了我们很多关照。”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在高盛和它追踪的年轻初创企业之间,查维斯发挥了桥梁作用。在科技精英中间,他已经赢得了懂行者的名头。云存储服务商Box今年早些时候首发上市。该公司29岁的首席执行官艾伦·列维(Aaron Levie)说:“马蒂完全相信这些东西。”查维斯自己就是一名黑客,这给了他一些帮助。他在新墨西哥州长大,学习了计算机编程。15岁时,查维斯为新墨西哥州阿尔布开克市柯特兰美国空军基地编写了中子弹模拟程序。他就读于哈佛,主修生物化学和计算机科学,并在斯坦福获得了医学信息科学博士学位。他跟别人一起设立了两家软件公司,并在高盛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工作过一段时间。转让了自己的最后一家公司后,查维斯曾计划退休,这时高盛邀请他回归。2005年,查维斯再次开始工作,2006年成为高盛合伙人,2013年担任首席信息官。


在查维斯的帮助下,技术部成为高盛的动力所在。他还推动高盛积极追求顶尖科技人才。高盛技术部现在有9000多名员工,接近高盛员工的三分之一[相比之下,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2013年致股东的信件显示,该公司技术部门员工数量为3万人,为员工总数的12%]。按人数计算,技术部的规模现居高盛各部门首位。高盛的软件工程师和开发人员比银行家和交易员还多,他们甚至会影响到高盛的业务形态。


去年秋天,高盛的软件工程师发现了由Docker公司开发的新开源平台。这个平台非常有效,能为他们针对高盛的系统开发应用程序提供很大帮助,而这些应用也越来越多地为高盛的工程师所用。杜尔特说:“Docker让我们很兴奋,Java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Java是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于1995年推出的编程语言。


杜尔特也开始使用Docker公司的平台,而且很快和Docker首席执行官本·戈卢布(Ben Golub)建立了联系。两人开始商讨高盛可以怎样帮助Docker,以便后者针对金融服务行业打造这款平台,原因是金融公司的监管及合规问题比Docker的许多客户都复杂。戈卢布说:“我们已经进行了一些深入探讨,内容是高盛怎样把Docker的产品用于更为敏感的业务领域。”


今年4月,Docker以10亿美元的估值跻身独角兽企业行列,并开始了一轮总额9500万美元的融资。在挑选投资者时,戈卢布选择了高盛。和高盛共同成为Docker投资人的还有Greylock Partners和Benchmark等风投公司。当被问及高盛为何入围时,戈卢布解释道:“对我们来说,和类似于高盛(的人)合作真的很有吸引力。”他说,自己认为高盛“不光是金融机构,还是一家科技公司。”


企业软件平台Clarizen的创始人兼CEO艾维诺姆·诺沃格罗斯基(Avinoam Nowogrodski)回忆说:“他们突然给我打了电话。”2013年底,高盛私人资本投资集团致电诺沃格罗斯基。当时他正准备融资,该集团则希望参与其中。诺沃格罗斯基回忆道:“他们告诉我,‘别进行融资了,一切我们都包了’。”他回答说,自己想在做出决定前和其他投资人谈谈。


对创业者来说,高盛并不像它在华尔街那样有影响力。大额支票不会让他们动心,他们往往希望看到投资者亲自登门,并且把一个未经证实的想法打造成一门成功的生意。这就是为什么Netscape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以及贝宝(PayPal)和领英(LinkedIn)联合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是最受硅谷风投公司追捧的风投人士。而且,就连创业者出身的风投人士也必须费力进行争夺。雅虎(Yahoo)联合创始人杨致远(Jerry Yang)现在是初创公司投资人。他说:“在这个圈子里,自己开公司的男性或女性决定他们希望由谁来对自己投资。我们这些投资者则必须争取这样的权利,从而参与到他们的融资活动中。”


为了吸引初创企业,最成功的风投人士都愿意挽起袖子,真正参与公司建设,而不仅仅是担任董事。风投公司Greylock已经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招聘网络。这个网络在硅谷很出名,能帮助该公司支持的创业者聘请顶尖科技人才。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为创业者建立了一份服务菜单,内容包括向公司高层推荐客户。安全软件开发公司Tanium的首席技术官奥利安·辛达维(Orion Hindawi)说:“只凭我自己可没办法跟所有这些人见面。”据他介绍,安德森·霍洛维茨为他引荐了几十名潜在企业客户,今年初以来还帮他为新业务筹集了几百万美元资金(彭博有限合伙企业是安德森·霍洛维茨的投资者之一)。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创业者表示,高盛的推介在某些方面跟安德森·霍洛维茨很像,这为小公司提供了众多资源。企业软件开发商SugarCRM得到了高盛私人资本投资集团的支持。该公司CEO拉里·奥古斯丁(Larry Augustin)说:“他们有一整套服务可供选择。”他表示,高盛为他引荐了一个团队,后者专门帮助初创企业,服务内容从解决基本的行政问题到进行深入战略分析,不一而足。奥古斯丁举例说,高盛帮他比较了SugarCRM和竞争对手的客户获取成本。另一位创业者指出,高盛在处理数据和评估潜在收购方面为他提供了协助。要具备这样的能力,可不是靠两个人在车库里创业就可以的了。


高盛还建立了名为新生创业者集合(Emerging Entrepreneur Coverage)的团体,由董事总经理松本美雪(Miyuki Matsumoto)负责。松本在自己的网站上把这项工作描述为“发现有前途的初期创业者并与之建立联系。”


许多创业者都说,高盛最吸引人之处就是它的国际资本市场渠道。如今,初创公司进入全球市场的速度必须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创业者以前可以停下来想一想国际扩张问题,但现在,他们必须从一开始就抱着全球化思路,部分原因是同一地区的公司很快就会照搬那些最棒的点子(比如说,一家机构认为Rocket Internet孕育了Zappos、EBay和欧洲版的Square)。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合伙人、曾在Zappos担任首席运营官的阿尔弗雷德·林(Alfred Lin)指出,从第一天起,“你就必须思考‘我的规模怎样才能大到足以在全球市场展开竞争,并且击败所有跳出来的竞争对手?’”


高盛的全球客户网络可以帮助这些缺乏经验的创业者在新的市场立足。在该公司财富管理部门的客户以及企业客户中,有一些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业界领袖。他们可以引荐经纪商,可以解释法规,还可以在中国和印度等环境艰难的市场成为本地业务助推器。


Clarizen的诺沃格罗斯基解释说:“在我们想进入的市场,他们有诸多关系。”为利用这一点,他最终选择高盛为Clarizen牵头融资,并最终筹得3500万美元。随后,他请高盛副总裁希勒尔·默尔曼进入了自己的董事会。


优步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准备向新市场扩张时,也请了高盛担任投资人。2011年首次获得高盛资金后,卡兰尼克在博客中写道:“我们得到了大笔资金,将在全球进行扩张。”当时,这家租车服务公司的估值还只有几百万美元。虽然没有点出高盛的名字,但他表示,该轮融资“是优步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石,也让优步成为全球性的运输和物流品牌。”从那以后,优步进入了中国、印度以及欧洲等地区。(同时,高盛对优步的投资也翻了一番,今年1月帮后者发行了16亿美元可转换债券,此时这家车辆共乘服务商的估值已达到400亿美元。)


经历了21世纪初网络泡沫的人都不禁要问,是不是又出现了科技泡沫呢?5月份的讲话录音显示,面对科技公司估值太高的质疑,贝兰克梵回应说:“我没有失忆。”现在,优步的估值已经能和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相提并论;而Airbnb的估值已超越万豪国际(Marriott),投资者则开始感到不安。


在今年3月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风投界传奇人物比尔·格利对台下的观众说:“我觉得今年会有一些独角兽公司寿终正寝。”


不过,贝兰克梵回忆说,21世纪初,许多投资者都对亚马逊(Amazon.com)的高估值嗤之以鼻,“十几年过去了,看看这家公司的成功,看看它的覆盖范围,它的重要性和影响力吧。”


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高盛在科技领域投入的资金越来越多。去年,高盛参加了33次融资活动。今年上半年,这个数字达到了22次,其中包括Spotify今年6月筹集的80亿美元。高盛还在培养自己的初创企业。它已经宣布,计划推出在线贷款服务;该公司还牵头开发了Symphony,后者类似于推特,是针对交易员和银行家的安全通信服务,旨在和彭博的IB聊天平台相抗衡。高盛还把目光投向了亚洲的初创公司,而大多数美国风投企业都还没有涉足亚洲市场。今年1月,高盛的亚洲私募集团成为新加坡大数据存储平台Antuit的牵头投资人,该融资轮总计筹集了5600万美元资金。


今年初,贝兰克梵造访北京,并向清华大学学生发表了演说。谈到科技怎样给自己面前的这群年轻人带来更多的机会,这位历经风雨的华尔街人士变得格外有活力。他对清华学子说:“我真希望自己年轻40岁。”如果真是这样,说不定高盛也会把资金投入他的初创企业。

         高盛硅谷风险投资观察:独角兽越来越少


【短评】中国大地到处是共享单车,就是自行车+GPS之类,放佛是中国通过技术回到了最原始的社会,最近我们群好友还有多个在打听共享单车的方案PPT呢,但是,这样一个直接可以copy性,没有安全边际的东西,真的值得投资吗?在中国人民大搞单车运动的时候,对岸的硅谷风险投资才是真正引领世界的技术投资,当然,这几年独角兽公司越来越少了(别和我说中国的那些独角兽)……


基本结论:

US VC funding downticked again in 4Q16:Total investment amounted to $12.9bn in 4Q16, down 17% qoq and 28% yoy. This was the second straight quarter without a deal size of at least $500mn. The nine consecutive quarters preceding
3Q16 contained at least one $500mn round, and eight of those nine contained at least one $1bn funding round. While the volume of deals also continued to trend downward, average deal size remained robust at $6.4mn.
 

The pace of new unicorns slowed in 2016… The 6 additions to the WSJ Billion Dollar Startup Club in 4Q16 was consistent with the rest of the year, but well below the average of 12 new unicorns per quarter since 2014. There were just 24 new unicorns in 2016 vs. 76 in 2015.


…while unicorn IPOs were well received:Each of the four unicorns that went public in 2016 has a current market cap well above its most recent private valuation (~120% higher on avg.) as well as its exit valuation (~70% higher on avg.).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金融投资家俱乐部推荐:

高收益理财产品推荐:100万起购买金之诺量卫系列产品,500万起定制个性化理财产品,预期年化收益20%以上。请联系:

华尔街抢硅谷的生意,高盛悄然成为科技投资新玩家

孙赢(高级经理)上海财经大学MBA

上海中期连续7年优秀业务经理

微信:Kathy1175

电话:021-61090850

手机:13818901175

no comments
Shar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