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Follow me

容器编排生态圈【zoues.com】
三月 27, 2017|DockerPaaS

容器编排生态圈【zoues.com】

容器编排生态圈【zoues.com】

公司名和产品名太容易混,为了分清,文中名称一律酱婶的:

产品名全小写,如docker

公司名开头大写,如Docker

 

围绕容器形成的战斗,就是orchestration之争。这个词现在一般译为“编排”大约类似资源协同+任务调度+服务管理的意思。爱学习的童鞋可以移步wiki的专业解释。https://en.wikipedia.org/wiki/Orchestration_(computing)

 

这块市场目前基本是三国鼎立的局面,三方分别是:

Docker

CoreOS

Mesosphere

 

这三家公司成立的时间非常接近,两家成立于2013年,一家成立于2012年,都是意气风发的年轻公司。

Docker公司的受追捧程度不用多说,成立至今才3年多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4轮融资,总额1.8亿美刀!而且还有坊间传闻说微软要花40亿美刀收购这家公司。

在很多人眼里,Docker就是下一个VMware,连Docker公司自己都这么认为,所以策略上也一直学着VMware各种霸道吃独食不合作。mesos和kubernetes原本都是主动向Docker献殷勤,可是Docker坚持傲娇不予理睬,反倒自己闷头推出一个跟mesos和kubernetes直接竞争的swarm。Docker这个不合作的态度搞得Google很不爽,开始狠推另外一个容器引擎rkt。既然你不戴俺家造的帽子,俺就打死不穿你家造的鞋!

 

容器编排生态圈

其实Docker跟Google之间一直不太和谐。Google觉得当初那个docker开源项目里自己居功至伟,主要的营养大部分来自于Google的黑科技,所以在生态圈里自然应该是个领导地位,至少是个前辈大哥身份。岂料Docker公司完全一副初生牛犊的架势,根本不认这一套。

当然也难怪Docker公司傲慢,容器技术本身已经存在超过10年了,之前一直默默无闻,偏巧在Docker成立后的3年里迅速爆红。不管是实力还是运气,反正靠着这样的事实,滋生些暴发户心态也属正常。

 

Google当然不肯轻易让出大哥的身份位置,但又不能像微软和Oracle那样,对待竞争对手时直接赤膊上阵,为了用斯文的方式压制Docker,就扶植了自己的斗犬。CoreOS公司就是Google的斗犬之一,两轮总共$4800万的投资,感觉就是Google发给CoreOS的工钱。

Google本指望CoreOS能凭借rkt+etcd+fleet+flannel+kubernetes这么强大的产品组合一举碾压Docker,但是形式发展似乎不太令Google满意,于是两年前又悄悄扶持了另外一个斗犬Kismatic公司,打算把kubernetes分离出来单独发展。只不过这个Kismatic公司太过低调,至今未引起业界任何关注,其GitHub上的开源项目星星数居然是零!也许是在憋什么大招吧。

 

Docker跟红帽也闹过不愉快,死活不愿意修改自己的一些缺陷去配合红帽主导的systemd。于是Docker公司官方版本的docker引擎至今都不能很好的被systemd管理。最后还是Google出手,搞了个docker-nspawn,才算修补了这些缺陷。而Docker公司对此的态度是——既然用docker,就应该前后左右都用我家出的配套工具,远离那些第三方企图插手的东东,包括systemd。

好在红帽不像Google那么态度强硬,除了极个别的大牛偶尔跳出来批评一下Docker,大部分时间里总是一副和稀泥的姿态,而且还隔段时间就跳出来奉劝大家坐在一起定规范做标准,不要总互相抬杠吵架。

作为商业版Linux的传统老大,红帽当然希望这些新来的家伙们都安分一些,至少别把操作系统领域的格局也颠覆了。不过眼看着一边是CoreOS家的新操作系统已经逐步进入实用阶段,另一边Docker野心勃勃的收购了Unikernel,而红帽自家的atomic至今还没引起业界足够关注,这未来的日子也真够犯愁了。

 

容器编排生态圈

 

与Docker和CoreOS这种互联网基因满满的新派公司略有不同,Mesosphere公司虽然也是由互联网人士所创立,但背后其实是惠普、微软这些在云时代没落的传统贵族。这些传统公司不能像Google支持CoreOS那样提供各种黑科技,只能在钱上大方一点。Mesosphere成立4年,已经完成三轮融资,总共1.26亿美刀!土豪程度直追Docker。

不过这位土豪在生态圈里的地位却有些尴尬,在Docker和Google的明争暗斗中,大家都无视了dcos的存在。为了争取存在感,Mesosphere直接在自己的产品名前面加了个“open-”,拿出来开源了。趁着swarm暂时还是个玩具,kubernetes暂时还是个原型,这一招确实挺奏效,关注度立刻飙升不少。

不过Mesosphere还是不能放松警惕。跟Google死挺CoreOS不同,Mesosphere背后这些金主对Mesosphere其实也挺三心二意。尤其是从前做惯了帝王霸主的微软,最近两年不仅对Docker频频释放各种好意,还直接把docker请进了Windows 2016服务器版。

 

纵观这三股势力,Docker的群众基础最好,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事实标准。Google一系的后劲最足,虽然起步略晚,但毕竟掌握着很多核心的黑科技,假以时日碾压Docker未必不可能。而Mesosphere前途有点不好说,在我看来,也许携一份传统贵族血统这一点,在未来的某个历史拐点处或能帮Mesosphere制胜。

 

我丝毫没有希望传统厂商复辟的意思,只是想起了十几年前上一波互联网泡沫时,许多VC只投2C不投2B的共识,其背后的种种理由,今天到底有多少实质变化呢?纯粹携互联网思维企图立足线下私有云建设这一市场,恐怕仍然会“缺少拼图中的最后一块”,哪怕这互联网思维来自于2B的公有云业务。

no comments
Shar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