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Follow me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zoues.com】
三月 30, 2017|DockerPaaS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zoues.com】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zoues.com】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

2016年容器格局


CF独揽PaaS商业市场

K8s主导CaaS开源市场

到2016年底,容器生态的格局是容器和容器集群分化为2个生态:


纯容器生态

RunC已经成为容器事实的标准,各容器生态的公司基本都支持,包括CloudFoundry、Docker、GoogleK8s、Mesos等。纯容器生态圈其实还包括各类容器插件,如网络、卷访问,但是容器插件更多的和生产部署有关,所以和容器编排有更密切的关系。


CaaS/PaaS,容器集群管理

主要是4大玩家:CloudFoundry、kubernetes(以下简称K8s)、Mesos、Swarm。经过2016年的竞争沉淀,形成了K8s在开源市场领先、CloudFoundry(CF)在商业市场领先的市场格局。


可以说,到现在容器生态演进的结果,就是Pivotal和Google成为了企业应用的双雄。


由于Google志在Google公有云,对标的是AWS公有云,K8s是实现其GCP公有云霸业的工具,因此Google对K8s的私有云商业版并没有太多规划,K8s一直只做开源,得益于Google的开源基因,K8s在过去两年得到迅猛发展。Google的K8s在2015/2016的CaaS开源市场迅猛发展,首先是超越Mesos,然后是把Mesos和Swarm远远的甩在后面。K8s无论在功能上,社区活跃程度,还是被应用的规模数量上都已经遥遥领先, K8s在Git上的Star数量上Swarm的数倍之多。

对于CF,由于Pivotal/IBM早在2013年就开始商业化,随后GE基于CF的工业4.0的Predix平台商业化运作,占据了CaaS/PaaS的主流商业市场,全球500强企业选择商业PaaS平台时绝大多数都选择了CF,这也得益于CF被市场和技术认可为云原生应用(CloudNative)平台,本身CloudNative的概念也是Pivotal的架构师提出并系统理论化的。


由于CF最早进入商业市场,一方面抢得了商业市场先机,另外,CF在商业市场不断的被生产系统锤炼,越来越适应于企业的生产环境,由此客户群体不断扩大,在汽车行业,几乎所有著名车企都采用了CF,如福特、奥迪、宝马、奔驰等,在银行领域,JP摩根、花旗银行、汇丰银行等标杆银行全部采用CF,CF在商业市场得到了广泛的认可。除了客户的购买认可,还有真金白银的投资认可,CF的客户福特和微软1.8亿美元现金投资Pivotal,除了福特和微软,还有其他企业也想跟投Pivotal,其实Pivotal并不缺钱,有两个有钱的母公司——EMC和VMWare,接受福特和微软的投资更多的是战略合作。


而Mesos和Swarm在容器集群管理的竞争中日渐势微,基本上是在某个特定领域,甚至国内有多家Mesos的创业公司也逐步转向K8s了。


CF独揽PaaS商业市场,K8s主导CaaS开源市场,这是2016年形成的格局。


2017年生态演进


Docker开始变现了 

Google的K8s变现之路在哪里?

今年3月份,Docker发布了企业版,其从开源抓住广大的开发者开始,到现在已经走上了变现之路。开源不只是情怀,最终都要商业化,任何只有情怀的开源都是各种不安全和漏洞的来源,只要回忆一下OpenSSL的漏洞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即使是最知名的开源软件Linux,也造就了Redhat和SuseLinux的商业成功,甚至Suse收购了HPE的软件业务,如果Linux只是情怀,那估计Linux估计还在深闺中。


Docker从开源走向了变现之路,那容器管理的大热者K8s呢?Google也开始考虑其变现之路,但是Google的格局显然不是Docker可比的,Google的变现之路和Docker完全不一样。


我们从Google一系列动作来分析其变现之路


1

Google战略性地发展K8s开源


Google是大格局逻辑,Google的盈利点是GCP(Google公有云),GCP的市场规模多于CaaS/PaaS的几个数量级,K8s是助力这个目标的一招好棋。如果k8s被广泛使用,那么客户的基于K8s的私有云也很容易迁移部署到Google上云。如果企业客户在私有云用了K8s,再采用公有云的话,GCP是第一首选,这方面和AWS及Azure相比有巨大的技术优势,虽然AWS和Azure也都支持K8s。这和Google发展安卓不赚钱,但是Google从安卓的生态来赚钱的道理是一脉相承的。因此Google发展K8s的开源是其战略目标。


2

进入企业级市场之路—— 和Pivotal合作


在上述线路之外,Google开辟了另外一条进入企业级市场之路——和Pivotal合作,当然目标还是GCP。


Pivotal主导的CF和Google主导的K8s分别在商业和开源领域取得了领先优势以后,各自发现在这个市场有很强的互补性,于是Google和Pivotal开启合作之路———融合K8s和CloudFoundry,这个合作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这个偶然性来自于双方人脉的融合,而必然性是双方在市场和技术上的很强的互补性。


外人看来耀眼的结果往往有个曲折故事的开始,人脉的融合最初起于2015年11月,Google任命戴安·格林(Diane Greene)为云计算业务负责人,Greene是VMWare的创始人,而Pivotal是VMWare剥离出来的初创公司,和Pivotal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果然,Greene到任以后,Google和Pivotal在商务和技术展开全面的合作,本质还是双方有很互补的合作空间,双方成立了长期的联合工作组。


和其他同类合作厂商相比,在Google也是创举,并无先例。联合工作组包括双方各自的工程师团队和管理团队,双方各一半人。两大绝世高手在一起碰撞,其火花的能量是惊人的。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

双方通过一系列的共同研究,确定了合作的线路。

线路的第一步:就是PCF支持Google公有云GCP,双方合作开发PCF 的GCP CPI,同时Pivotal把租用其他公有云(AWS)的业务逐步转移到了Google公有云,这样Google首先就获得了一个大客户,而这个事件对整个Pivotal/CF的生态圈有灯塔效应,庞大的CF生态圈和GCP开始融合。这符合双方的商业利益。CF其实对IaaS云的要求不高,AWS提供了很多附加服务对CF来说意义不大,甚至可以说部分重叠,而且CF抽象了IaaS层,因此从AWS迁移到Google公有云工作量很小。


除了PCF支持GCP,合作团队也把很多 GCP的关键服务封装为PCF的服务,如下: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


很快,Google拿出看家本领来支持PCF了:

最新的GCP为PCF定制了Google BigTable和Spanner的ServiceBroker,把传奇数据库Spanner带给Pivotal客户,PCF大部分客户是Oracle/DB2等传统数据库,对于Spanner能够解决传统数据库的集群问题有很大兴趣。


K8s和PCF本身有天然的互补性,PCF更多的专注于应用平台、云原生应用框架,而K8s更专注于容器的管理,应用部署在PCF上,还需要大量的支撑服务,如数据库、消息中间件、数据处理还有遗留应用等,是K8s的专长。



Pivotal和Google合作走向纵深——Kube项目


在2016年底,Cloud Foundry基金会CEO Sam Ramji跳槽到Google公有云,在Greene的部门,Sam到任后一个月左右时间就促成了Google加入CF的基金会,并成为黄金会员。


在之前PCF和GCP公有云成功合作的基础上,Pivotal和Google云上的合作走向纵深——两个产品CaaS(K8s)和PaaS(PCF)的深度融合,启动了Kubo项目。


如下面的架构图,K8s着眼于现有应用迁移到云上,支持传统的ITIL运维。而PCF专注于云原生应用,运维模式吸纳了Google的敏捷运行SRE(CRE)的模式,这和目前企业内的双模IT是完全对应的,传统应用走IaaS/CaaS模式,继续原来的ITIL模式,业务有稳定性,不需要敏捷性。而对于有敏捷性业务需求的,走敏捷运维和云原生应用架构。二者目前多为分立的,虽然二者的运维模式不尽相同,但是二者共享IT基础设施是企业共同的需求。K8s和CF的融合就是满足这个潮流—在同一IT集成设施下双模运行,降低双模的分裂程度。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

Kubo项目作为Google和Pivotal在PCF支持GCP初次尝试之后的深度合作,按照之前的工作组模式,Google和Pivotal按1:1的比例配置双方的工程师组成Kubo项目组。二者的合作目标是打造业界占统治性的CaaS/PaaS融合体。


Kubo项目的目标远大,但是脚踏实地的从基础融合做起:K8s对虚机的管理比较弱,PCF的BOSH对虚机管理很强,首先通过PCF的BOSH来实现对K8s的按需的、自动化的在虚机上安装、部署、运维管理。


如果只是技术层面的合作,那显然小看了Pivotal和Google的共同野心和合作深度,双方还要把Google的颠覆性的运维模式SRE引入给PaaS客户。


Google的SRE闻起来很香,可是客户却不容易吃到,SRE对运维的颠覆是革命性的,传统企业很难实施CRE,因为SRE对运维模式的变化太大,用工程师的编程模式来改造运维,无论是企业文化,还是对现有运维体系的冲击,都是传统企业在私有云环境下难以承受的,而如果客户在公有云PaaS,比如GCP的PCF上,实现SRE就提供了一种过渡的可能,使得传统企业在双模IT环境下的敏态业务能够实现SRE,未来再把SRE逐步引入企业的私有云环境。


在 Google Cloud Next 2017 期间,Google和Pivotal共同宣布了 Google 的客户可靠性(Customer Reliability Engineering,CRE,CRE 计划是一项基于SRE的对外服务,为的是让在 GCP 上运行的客户应用享有 Google 级的卓越运维)方面的合作,把Google改变运维生态和模式的SRE引入到PCF,引入到PCF的客户。


这是终极吗?不,这只是开胃菜。

Google和Pivotal的合作目标一定是改变整体生态的。


在这篇文章(https://www.altoros.com/blog/not-only-for-cloud-foundry-kubo-enables-kubernetes-deployments-with-bosh/

中提到,在Kubo成功之后,Google会把CFBOSH部署K8s的模式标准化,Kubo不止是为PCF部署K8s,在其他环境也可以通过Kubo来部署K8s。也就是要融合CF和K8s的生态。目前部署K8s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客户们,如果再要部署K8s,可以等等Kubo成熟以后试试一键部署K8s的生产环境。


除了平台,Google和Pivotal的眼光远不止如此,解决了平台问题后面就要解决应用的问题,就是让K8s更好的支持微服务应用,例如通过Pivotal主导的Spring社区孵化了Spring Cloud Kubernetes微服务框架,使得微服务应用可以直接访问K8s各类配置、服务等,避免了通过API来开发这些访问服务,大大降低K8s应用的开发代码量,而且还能使得这部分代码标准化。Mesos和Swarm等号称微服务应用的平台是不是会很尴尬?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

这样看过去,Google的K8s变现之路通过两根线: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

一根是K8s开源带来GCP的CaaS云客户;

第二根线是通过Pivotal进入商业市场,把云原生/微服务的生态引入到GCP的公有云商业市场,通过CRE(把SRE带给客户的业务模式)进一步把Google的运维带入GCP公有云的PaaS客户,从而形成和AWS在公有云上PaaS的竞争优势。

【深度】Google和Pivotal联手新战略,容器生态变局来临!

no comments
Shar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