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Constant WP_DEBUG already defined in /var/www/html/wordpress/wp-content/plugins/changyan/sohuchangyan.php on line 12

Notice: Constant WP_DEBUG_LOG already defined in /var/www/html/wordpress/wp-content/plugins/changyan/sohuchangyan.php on line 13

Notice: Constant WP_DEBUG_DISPLAY already defined in /var/www/html/wordpress/wp-content/plugins/changyan/sohuchangyan.php on line 14
Kubernetes中的角色访问控制机制(RBAC)支持【zoues.com】 – zoues

LOADING

Follow me

Kubernetes中的角色访问控制机制(RBAC)支持【zoues.com】
四月 18, 2017|DockerPaaS

Kubernetes中的角色访问控制机制(RBAC)支持【zoues.com】

Kubernetes中的角色访问控制机制(RBAC)支持【zoues.com】

原标题:

RBAC Support in Kubernetes

Kubernetes 中的 RBAC 支持

PS:在Kubernetes1.6版本中新增角色访问控制机制(Role-Based Access,RBAC)让集群管理员可以针对特定使用者或服务账号的角色,进行更精确的资源访问控制。在RBAC中,权限与角色相关联,用户通过成为适当角色的成员而得到这些角色的权限。这就极大地简化了权限的管理。在一个组织中,角色是为了完成各种工作而创造,用户则依据它的责任和资格来被指派相应的角色,用户可以很容易地从一个角色被指派到另一个角色。

RBAC vs ABAC

目前 Kubernetes 中有一系列的鉴权机制。

https://kubernetes.io/docs/admin/authorization/

鉴权的作用是,决定一个用户是否有权使用 Kubernetes API 做某些事情。它除了会影响 kubectl 等组件之外,还会对一些运行在集群内部并对集群进行操作的软件产生作用,例如使用了 Kubernetes 插件的 Jenkins,或者是利用 Kubernetes API 进行软件部署的 Helm。ABAC 和 RBAC 都能够对访问策略进行配置。

ABAC(Attribute Based Access Control)本来是不错的概念,但是在 Kubernetes 中的实现比较难于管理和理解(怪我咯),而且需要对 Master 所在节点的 SSH 和文件系统权限,而且要使得对授权的变更成功生效,还需要重新启动 API Server。

而 RBAC 的授权策略可以利用 kubectl 或者 Kubernetes API 直接进行配置。RBAC 可以授权给用户,让用户有权进行授权管理,这样就可以无需接触节点,直接进行授权管理。RBAC 在 Kubernetes 中被映射为 API 资源和操作。

因为 Kubernetes 社区的投入和偏好,相对于 ABAC 而言,RBAC 是更好的选择。

基础概念

需要理解 RBAC 一些基础的概念和思路,RBAC 是让用户能够访问 Kubernetes API 资源的授权方式。

Kubernetes中的角色访问控制机制(RBAC)支持

在 RBAC 中定义了两个对象,用于描述在用户和资源之间的连接权限。

角色

角色是一系列的权限的集合,例如一个角色可以包含读取 Pod 的权限和列出 Pod 的权限, ClusterRole 跟 Role 类似,但是可以在集群中到处使用( Role 是 namespace 一级的)。

角色绑定

RoleBinding 把角色映射到用户,从而让这些用户继承角色在 namespace 中的权限。ClusterRoleBinding 让用户继承 ClusterRole 在整个集群中的权限。

Kubernetes中的角色访问控制机制(RBAC)支持

关于 RoleBinding 和 ClusterRoleBinding: https://kubernetes.io/docs/admin/authorization/rbac/#rolebinding-and-clusterrolebinding

Kubernetes 中的 RBAC

RBAC 现在被 Kubernetes 深度集成,并使用他给系统组件进行授权。系统角色 (System Roles) 一般具有前缀system:,很容易识别:

  kubectl get clusterroles --namespace=kube-system NAME                    KIND admin                   ClusterRole.v1beta1.rbac.authorization.k8s.io cluster-admin           ClusterRole.v1beta1.rbac.authorization.k8s.io edit                    ClusterRole.v1beta1.rbac.authorization.k8s.io kubelet-api-admin       ClusterRole.v1beta1.rbac.authorization.k8s.io system:auth-delegator   ClusterRole.v1beta1.rbac.authorization.k8s.io system:basic-user       ClusterRole.v1beta1.rbac.authorization.k8s.io system:controller:attachdetach-controller ClusterRole.v1beta1.rbac.authorization.k8s.io system:controller:certificate-controller ClusterRole.v1beta1.rbac.authorization.k8s.io ...

RBAC 系统角色已经完成足够的覆盖,让集群可以完全在 RBAC 的管理下运行。

在 ABAC 到 RBAC 进行迁移的过程中,有些在 ABAC 集群中缺省开放的权限,在 RBAC 中会被视为不必要的授权,会对其进行降级。这种情况会影响到使用 Service Account 的负载。ABAC 配置中,从 Pod 中发出的请求会使用 Pod Token,API Server 会为其授予较高权限。例如下面的命令在 APAC 集群中会返回 JSON 结果,而在 RBAC 的情况下则会返回错误。

  kubectl run nginx --image=nginx:latest   kubectl exec -it $(kubectl get pods -o jsonpath='{.items[0].metadata.name}') bash   apt-get update && apt-get install -y curl   curl -ik /   -H "Authorization: Bearer $(cat /var/run/secrets/kubernetes.io/serviceaccount/token)" /   https://kubernetes/api/v1/namespaces/default/pods

降级过程的说明: https://kubernetes.io/docs/admin/authorization/rbac/#upgrading-from-15

所有在 Kubernetes 集群中运行的应用,一旦和 API Server 进行通信,都会有可能受到迁移的影响。

要平滑的从 ABAC 升级到 RBAC,在创建 1.6 集群的时候,可以同时启用 ABAC 和 RBAC。当他们同时启用的时候,对一个资源的权限请求,在任何一方获得放行都会获得批准。然而在这种配置下的权限太过粗放,很可能无法在单纯的 RBAC 环境下工作。

RBAC 和 ABAC 同时运行: https://kubernetes.io/docs/admin/authorization/rbac/#parallel-authorizers

在 Google Cloud Next 上的两次讲话提到了 Kubernetes 1.6 中的 RBAC。要获得更详细的信息,请阅读 RBAC 文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d4JU7qzYbE#t=8m01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8P7cFc6nTU#t=41m06s https://kubernetes.io/docs/admin/authorization/rbac/

no comments
Share